当前位置:首页 - 互动 - 墨香苑 - 从医学视角解读《红楼梦》
智慧阅读

从医学视角解读《红楼梦》

2017-11-06智慧阅读705廖太燕中华读书报 [    ]  [打印]

 

众所周知,《红楼梦》是部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小说,广涉文学、音乐、绘画、书法、服饰、饮食、器用、礼俗、建筑、宗教等领域。它也涉及了医学,据侯动《曹雪芹与医药》统计,《红楼梦》论及医药卫生知识290多处,描写病例114种,中医病案13个,方剂45个,中药125种,西药3种;120回中共有66回叙及医学。一些学者也从该角度探究了《红楼梦》,其中专著有汪佩琴《红楼医话》,段振离《医说红楼》,论文有邵康蔚《〈红楼梦〉对医学的贡献》,斯迈《〈红楼梦〉与医学——红楼文化之散论二十》,詹丹《古代小说中的医案描写——以〈红楼梦〉为考察中心》,原所贤《西学东渐的历史明证——〈红楼梦〉中的西洋药考释》,周翎《〈红楼梦〉的中医人文哲学思想及其渊源》等,它们剖析了小说所营造的另一个世界,为“红学”研究开拓了新异的视野。在日常阅读中笔者也见到几则与医学相关的《红楼梦》史料,饶有兴味,特此摘录。

 

1936年9月17日,上海《申报》刊出南洋医科大学教授邓源和的一段言谈,在他接诊时有人咨询:“《红楼梦》里的晴雯为什么死了要火葬?结核菌的生命究竟能活多少时候?有法子使他死吗?”邓源和指出,结核菌的生命十分顽强,在百度沸水中也须煮半个小时才能杀死,但是国人不了解,只是觉得会传染一般就将尸体烧掉,“《红楼梦》中宝玉的丫头晴雯,害‘女儿痨’死了,他的嫂嫂把他火葬,正为此故。”

 

同年9月24日,邓源和在《申报》刊发短文《红楼梦断片研究·林黛玉肺结核的研究》:“本刊两星期以前曾谈到贾宝玉的丫头晴雯害‘女儿痨’死去的一节,关于痨病的描述,《红楼梦》的著者曹雪芹真能走到鬼斧神工的一步了。尤其是林黛玉的痨病,读之令人如亲身目击。我们现在要问:林妹妹从小得了痨病,所以她善病工愁;但三日一风,五日一雨的,为什么会得长大到十六七岁时才死呢?这是一个大足注意的问题。记得我在南洋医科大学教书时,课后常把这些问题与学生讨论。我以为我们虽不必像贾宝玉那样耽心,可是从医学的立场来说,林妹妹的病确可供疗养肺病者的研究。她所以能一直长大到十六七岁,就因为她没有过分的劳动,而且平日多半躺卧。住舍四周又是空旷的花园,空气新鲜,故能抗战痨虫,延长残余的生命。可惜因无特效药而结果仍是死了。”作者解释了林黛玉虽自小患肺病,却得以延续十数年生命的原因。

 

1948年3月5日,《申报》刊登黄骏《肺病疗治期中之良药》,谈到肺结核会让病人连带患上歇斯底里症,变得忧郁、暴躁、多疑,“《红楼梦》里千娇百媚的林黛玉就是一个典型,那时患病的人为要休养起见,需要静卧,于是乱子就来了,他将每一件极简单的事分析得极复杂极烦琐,并且往往又是对他不利的。譬如嫂嫂偶然向哥哥闪了一闪眼,那他在枕上就将这事演化得玄之又玄,奥之又奥,甚至联想到他们俩或许联合整个家族对那讨厌的病人将要采取某种政策。有时非但如此,并且会凭空生出一个恐怖的念头出来,刺激得自己发抖。这一则是他的病痛刺激了他的神经,二则是一迳横在床上精神无所寄托,幻觉自然会层出不穷了。但这种幻觉往往是痛苦的,而且有碍身体的,于是他的病也就逐步逐步的加深,患肺病者甚至因精神奔溃至于死的亦不在少数。”作者说明了肺病在伤害林黛玉身体的同时,也对其心理造成了巨大的阴影。

 

1949年3月6日,湖北《武汉日报》“形色版”刊载习斋《医生看红楼梦》(又见1949年3月16日《中央晚报》),对几位主要人物的病症作了分析:

 

(一)林黛玉。大观园诸女多患肺痨,以病美人著称的林黛玉,即为典型的肺结核患者。书中记其“先天不足”,“自幼多病”,常服人参养荣丸。此不过八九岁之情形,乃渐入青春期,肺病之症候,遂一发而不可收拾。初尚为失眠,倦怠,多疑,易妬,关于神经衰弱方面的病症。及症候渐深,始咳嗽,吐血,此时可不必验以爱克司光,肺部显已为结核菌所侵袭,发现结核及空洞矣。至于所谓先天不足云云,即医学上所谓腺病质,此等体质多由父母遗传而来,最易感受结核菌传染。故肺痨一症虽非遗传病,但此项患痨之体质,则系受之先天禀赋。医学上谓之素质传染,黛玉之母早逝,或以此欤?

 

(二)秦可卿。秦氏亦为一显明之肺痨者,如第十回尤氏告诉璜嫂子道:“经期两月未来,又不是喜,下半日就懒怠动,话也懒说,眼神发眩。”按下半日懒得动,眼神发眩,即西医所谓日哺潮热。倘试以体温表,可测知其至少有半度以上(摄氏)之消耗热。再看张友士的脉案道:“经年不调,夜间不寐,头脑眩晕,寅卯间自汗,不思饮食,四肢发软”,此项月经不调,失眠,盗汗,食欲减退,皆肺痨病形成期内所必具之症状,惟致死原因,则并非因肺痨而别有所在耳。(可卿死于自缢,书中曾以极高妙之写法暗示出。)

 

(三)薛宝钗。宝钗自小有哮喘病,每年要发两三次。及服了一个和尚的怪药方,居然好了。什么春天白牡丹花蕊,夏天白荷花蕊,秋天的白芙蓉花蕊,冬天的梅花蕊等等,这种古怪单方,其实是骗人的把戏。据我猜想,宝钗所患的哮喘病,或者是寻常的气管支炎,因体质较强,且无结核素质,故未进行为肺痨,但在环境较劣,营养不良之以后年月,能否不转变为肺病,却难保证。

 

(四)花袭人。她也有吐血病,据书中说述纪因,为宝玉所踢伤,但据理论推测,宝玉一踢恐无此重大伤害,虽云肋下青肿了一块,然吐血原因当别有所在。试看来,袭人因素有吐血之症,便天天与宝玉亲近,年龄长大,比小时格外庄重起来了。(晴雯死后之事)可见袭人非外伤,而为内症,至于内病中有吐血症候,除了肺痨外便是胃溃疡,再不便是肺二口虫病。袭人二者必居其一。

 

(五)晴雯。感冒未痊又兼劳碌,致成小伤寒,其实仍为重症感冒。晴雯之死,王夫人在贾母前诬赖她是患女儿痨,这种不合理的说法,只可蒙混缺乏医药知识的老年人,宝玉都不相信,不要说是后世的读者。据今日的医学知识来看,晴雯因无人调护,“直着嗓子叫了一夜”而死,其致死原因有两种可能。一为感冒而继续发肺炎,一为原起即为肠窒扶斯(伤寒)。依愚看来,似属于前者为是。

 

(六)巧姐。巧姐在风地号吃了块糕,便发起热来。刘姥姥虽断为“撞着客”,但实际上是富贵人家小儿的常态,盖襁褓中小儿,以消化常有发微热症。贾府上有一种家传的卫生法,很是合理。五十三回载有贾府治病秘方,就是“净饿”。有了伤风咳嗽,这种小毛病静静的饿两三顿就好了,即在今日小儿科的饥饿疗法,仍为西医们所郑重遵守。

 

(七)元春。元春之死,据高续九十回所述,是因为“圣眷隆重,未免身体发福,时发痰疾,因前日侍宴回宫,偶沾寒气,勾起旧病,不料此回甚属利害,竟是痰气壅塞而死”。这都是高鹗所捏造的。因高鹗要圆太虚幻境的诗册“虎兔相逢大梦归”一语,故特点死于甲寅年十二月十九日,已交卯年寅月并谓其存年三十一岁。若据高书,则元春似死于脑出血(又名卒中)。殊不知原诗“虎兔相逢大梦归”之上,尚有“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二句,元春仅得论二十,岂有二十岁之女子,使因发胖过甚,而卒然致死之理。私意推想,元春也有肺病嫌疑。

 

此外如宝玉的疯傻病,妙玉的邪火病都是高鹗一种不合情理之揣想,以雪芹写实之笔,断无此蛇足。

 

作者大胆地推测了这些人所患疾病,以及可能的死因,并从医学知识的角度论证了曹雪芹相较于高鹗的高明之处。

 

据资料载录,民国时期类似的文章尚有胡明树《论〈红楼梦〉里的医药》(1944年3月1日,桂林《艺文杂志》第三卷第三期),习斋《〈红楼梦〉的医家观》(1948年4月26日,北京《新民报晚刊》)等,为数虽不多,却为我们了解《红楼梦》的评价史、接受史提供了重要的史料,但这些阐释似乎未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不少后世论述开篇即言此前并无从医学角度关注《红楼梦》之研究,实则大谬。